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 >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169章 青春无悔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崇左新闻网

    领域文学网

    第一把牌还真叫王蔓给说准了,双红A分别在陈茗和刘坚手里。

    按照地域不同的玩法,福宁这边的捉双A规定,红A在出牌前敢亮明的话,就大过双王任何一个,但双王在一起时,单红A打不过人家。

    但是红A一对在手时,就是比双王更牛的存在,也是无敌的牌。

    直其它牌最大的还是A,然后是KQJ往下排,最小的是2,顺子最少连五张,对的最少连两对,三个的可带一,炸弹能带二,也能单炸其它的顺子、对了、连对,单王单A。

    五个人玩要把最小的四张2挑出去不要,这样每人手里就是十张牌,四个人的玩法是挑出去两张黑A不要,每人手里十三张牌。

    刘坚今儿的牌运就差些,第一把牌只能用一个渣字来形容,看完他就把脑袋耷拉下来了。

    看来今儿是被非礼定了,老天真是有眼呀,小流氓也有受难的时候。

    他的十张牌,除了方块A之外,最大只有一对J,其它七张没有大过10的,一对小3,然后是单4、6、7、8、9;

    艹了的,你说把那张多出来的3换成5多好啊?一下就连成了顺子,能不能把这个顺扔出去是另一回事,但起码是有机会的,另外看着也舒心啊,可现在就因因缺了一张5,一手牌就变成了屎渣。

    但是让刘坚无语的是,拿红桃A的陈茗显然牌还可以,她在犹豫了一番后,还是决定亮出红桃A,因为这样占先机,王子出来都要被她打倒,至少她有出牌的机会了。

    只看她犹豫,说明牌也不是特别好的。

    陈茗还问了一句,“拿方块A的,要不要也亮出来呀?这样能打王子的。牌不好也不怕。”

    刘坚就苦逼着脸问,“那要是牌特别烂呢?”

    陈茗就白了他一眼,“但愿别和你一家,害我输牌。我掐不死你。”

    刘坚就摸了一把脸,苦笑道:“被不一家的欺负也就认了,还要被一家的欺负,我这还有没有活头了呀?”

    他这话逗的四女齐声娇笑。

    陆尚莹伸雪足踢了踢他小腿,笑问。“喂,小表弟,你该不会真拿着方块A吧?牌烂也要亮的嘛,好歹能打一下我们的王子,替你对家抢个优势,这都不懂啊?”

    “亮就这,我怕啥啊?大不了就是个输嘛。”

    刘坚抽出方块A拍在炕上,一付很牛气的样子,其实是装呢,手里没好牌。哪来的底气?

    旁边的陈茗用肘子磕了他一下,“哟,还真是你的呀,让王蔓那个破嘴说中了。”

    她狠狠瞪了一眼王蔓,搬牌时这家伙就骂了,果然应验。

    王蔓还晃着头气陈茗,“耶耶耶,你应该谢我呀,给你们一起承担苦难的机会,有了共患难的经历才能培养感情哦。”

    “哼。多谢你啦,死蔓,我看你咋赢我,我牌不好敢亮A?我争了老大。坚子落最后都不会赢,最多平局,哼。”

    “别嘴硬哦,谁的红桃3?出牌吧。”

    按规定,谁手里有红桃3,谁就有优先出牌权。

    刘坚的一对3里有红桃3。他说我的。

    “那就出喽。”

    娟子也催着,一副笑盈盈自信的模样,看来这丫头牌也不错。

    刘坚看了眼身右的陈茗,“茗姐,出对还是出单的啊?”

    “玩赖是不是?”

    左边的表姐株洲癫痫医院陆伸手掐住刘坚耳朵一拎,杏仁儿眼瞪的溜圆,另一边的陈茗也翻白眼,但刘坚牌风不正,也是想赢嘛,别人怪他,自己和他同伙的,倒不能怪他。

    因数陈茗坐下首,能第一个跟牌,所以刘坚才脱口问的。

    “我随便问的嘛,姐你松手啦。”

    “你可再犯同样的错误,但会被我们摁住打一顿屁股,哼。”

    陆尚莹恶狠狠的警告着。

    娟子更补了一句,“不是用手打,我们怕手疼,是用拖鞋底子,最少打你十下哦。”

    王蔓更绝,“而且是剥了裤子打光屁股。”

    “汗……我不犯就是了嘛,”

    他说着,还扭过头望陈茗,你倒是给个指示啊,出单还是出双呀?

    陈茗心说你够无耻呀,不过我喜欢,她是不能说话的,但故意咳了两声,假装刘坚的玩赖让她也比较尴尬。

    就看刘坚够不够聪明了,她手里有一对小4,如果能出去的话,那争老大的胜面更增,碰不上炸弹或双王的话,自己打定就是老大。

    刘坚有红桃3在手,再配一张小3,那自己就的小4一对就安然出宫了呀。

    很快幻想变成了事实,刘坚一出牌,陈茗眼就亮了。

    因为刘坚甩出的是一对小3,红桃3和黑桃3。

    “小3一对,”

    “哇,跟一对小4,坚子,姐爱死你了,你真搬牌呀,咋知道我有一对4的?嘻嘻……”

    陈茗喜欢的不得了呢。

    对面的王蔓哼声道:“你刚才咳了两声,不就是提示坚子出对吗?以为我们全是傻瓜,听不出来呀?”

    “你少自做聪明了,你手里有要有一对小3,你拆开了出一张单的?你有病啊?”

    “当然我可能拆开出了,因为另一张3要配顺子,很奇怪吗?”

    今夜这俩人是针锋相对,没完没了的。

    陈茗哼了一声,“坚子出一对,说明他不需要配顺子。”

    王蔓却道:“我会记着坚子的所有的牌,他的这对小3要是单独的,不能配成顺子就不说了,如果能配成顺子,还故意拆了顺子这么出,就算你们作弊,算你们输。”

    这话也是有道理的,陆尚莹和娟子当时就支持了。

    陈茗也没说啥,人家占理了嘛。

    刘坚却道:“放心啦,茗姐咳两声只是因为我刚才想玩赖,她有点不屑与我为伍,表示一下尴尬嘛,我只有一对小3。又没顺子可配,怎么可能拆开出单的?以为我不会玩啊?”

    他说的这么坚定,大家也就信了。

    牌转了一圈过来,又轮坚子出牌。他的一对J也出去了,而且算大牌,上面只有对A对K对Q压的住,不然就是炸弹、双王这些了。

    不过这对J并没能占住二次出牌权,陈茗下首的被娟子拿一对黑A给拍扁了。

    陈茗都一脸失望。要是坚子再给自己带一张小牌出来,那绕过来她就敢上红心A去抢牌,然后就一把梭掉,手里的三张单牌是红心A、黑桃8、方块10,剩下的五张是顺子,她至少还要跟一张单牌,这样红心A抢到出牌权,再拿顺子抢一下,不被人家压住,老大就到手了。

    不过她的顺子不是最大的。她顺子里最大的牌是Q,而不是K,因为黑A出了两个了,没有‘顶A龙’了,如果自己是K顺子就牛了,投机率更高,现在就不好说。

    娟子出牌的话,绕了陈茗一圈,出单的能不能跟进那张10都是问题。

    可是娟子没出单牌,癫痫发作会不会死她出了一对小9,之前就跟进一对小5了。连刚才的一对黑A,这妞儿三对牌扔出去了,手里就剩下四张,这对再占住。就出的更快了。

    果然,别人都没有出牌,娟子继续出牌。

    陈茗气的捶了一下刘坚的光腿,因为他穿着大裤衩,盘腿一坐的话大腿都露在外面半截。

    “你怎么不管呀?”

    “姐姐,我也得管得了呀。你咋不管呢?”

    “我管你个头,输了牌,看我怎么收拾你的,哼。”

    女人不讲理的时候就没辙,刘坚只有苦笑。

    “小7一枚哦。”

    娟子继续出牌,晃了晃手里的三张牌,朝陈茗道:“茗儿,你想争过我,很难啦,嘻嘻。”

    陈茗哼了一声,“等我出牌的话,你就闻屁吧,少得意。”

    “好呀,一会儿看谁闻谁的屁。”

    娟子一付自信满满的模样。

    刘坚就不得不提醒陈茗了,“茗姐,我总觉得娟子姐牌不错。”

    “你还涨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坐在这惑乱军心,真要输了全怪你,打你三十大板都不解恨呀。”

    被陈茗喷,刘坚不敢再言语了,实在是牌太滥嘛。

    他受落闭嘴,苦笑垂头,倒让陈茗看着有些心疼了,但此局自己争胜之心不死,所以有些气盛。

    轮到王蔓出牌,她想了一下就没出,说了声‘过’,之前倒是跟了一对10的,现在单牌好象不出跟了,所以闪过去让陆尚莹出。

    “小9。”

    陆尚莹出了个9,让陈茗一阵激动呀,心说坚子你可别出牌顶我,我跟不进这张10就完蛋了。

    刘坚手里除了红A就没有大过9的牌了,他也说了一声‘过’;

    “好耶,小10一枚,嘻嘻,臭娟子,我看你怎么争着过我,哼,绕过来让你知道你茗姐的厉害。”

    这一下陈茗有了投机的机会,绕过来就上红心A抢牌,发顺子,即便顺子给打趴了,还有上家坚子的红A在,一样能能送自己成老大,基本没啥问题了,所以她嘲讽娟子。

    娟子却笑眯眯跟了一张Q,然后道:“那你表现一下给我看看呀,我只剩两张了哦。”

    她此时出的Q,算是大牌了,王蔓和莹莹都喊‘过’。

    刘坚也不傻,看陈茗的意思是要上红心A抢牌权了,也喊‘过’。

    果然,陈茗很用力的把红心A扔出来。

    “红A啊,你还没有脾气了呢?”

    “红A算个屁,打扁你。”

    娟子直接把手里两张牌砸出来,“双王。”

    “啊……我不活了,你是禽兽啊?三对牌还带双王,天呐!”

    陈茗差点给打哭了,娟子的牌太变态了啊。

    王蔓也笑了起来,“嚣张茗,现在还嚣张不?笑死我了,你不知道我们娟子是女牌神呀?玩这个她一向很好的牌运啊。”

    陈茗气的不说话,把头扭一边不看得意的王蔓。

    后来就没什么玄念了,莹莹争了老二,王蔓终结了陈刘二人,因为只剩刘坚手里一条红A能抢住牌权,但他自己一手渣牌。三次都走不光,陈茗手里还有六张,也送不走呀。

    “输的好惨,亮了俩A没能打到一个王子。结果给拍成了扁黄瓜,都怪你呀,坚子。”

  &n哪看癫痫好bsp; “嗯,都怪我没搬上好牌,连累了茗姐。几位,我也替茗姐受罚,把胸给你们摸成不成呀?”

    “你去死啦,你有胸让我们摸吗?”

    王蔓笑骂,又道:“亮了两个A的,总共加十秒时间,被摸的你们自己从被摸时开始数数,从1数到15,数飞快那种就翻倍惩罚,姐妹们。把帅哥放一边,先摸陈茗啦。”

    陈茗这时脸更红了,盯了眼刘坚,“给你害死了,闭上眼,不许你看啊。”

    刘坚干笑,他就坐在陈茗身边的,要看也是最佳的视距。

    但陈茗转了身,给他一个香背,王蔓就道:“坚子。帮我们抓着陈茗的双腕吧,不许她抵抗的,不然算违规哦。”

    “陈茗,你的罩子取了哦。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忙呀?”

    “一群女流氓。”

    陈茗啐着,但背过手伸进小T恤里自解罩子,因为不脱T恤要脱罩子比较费事,就把罩子的带子和壳的挂勾取开了,用了两分钟时间呢。

    这样的话她就成了真空凸点的状态。

    然后王蔓道:“我先来哦,坚子。抓住她双手,抵抗我们,就是你害了她哦,时间会翻倍的,所以你最好抓紧了。”

    陈茗也没法,愿赌服输,自己背过手让刘坚抓着手腕。

    王蔓就从跪起来从有弹性的T恤领口伸手进去摸了,陈茗自己开始数数,身子却同时有点抖。

    光是女孩子一起这么玩也没什么,偏偏有一大帅哥在观戏,陈茗不羞才怪。

    “哇,茗儿,你这对东西看上去没规模,手感很饱满啊,够挺哦,姐喜欢。”

    陈茗恨的牙痒,但顾不上回话,怕中断了数的数,胸端给王蔓捏搓的异样酥麻,但她也只能忍着。

    王蔓摸过是娟子,然后是莹莹,三女笑闹的嘻嘻哈哈,陈茗给摸的整个儿靠进了刘坚怀里,最后陆尚莹摸时是从T恤下面伸入的手,鼓捣的时候掀动T恤,让刘坚从领口处看到大片好光景,这家伙直吞口水呢,那洁白的雪腻丰耸,有着难以言喻的魔力,他不口干舌燥是不可能的。

    轮到刘坚时,陆尚莹下了炕,“你们快一点哦,我正好去趟卫生间。”

    她都不知三女要怎么摸表弟,反正她在场不免尴尬,只好回避了。

    王蔓唯恐天下不乱,揪着莹莹道:“你是他表姐,但又不叫你动手,看看戏呗,怕什么呀?恶俗的婚礼玩新人时,亲戚们在场的多了,是不是呀?”

    这话倒也没错,某些地方的婚俗把新人玩的那叫一个狼狈,把男的扮成女人,只穿三点式站桌子上跳舞,还有让新娘给新郎撸的,只隔小裤,观众围一大圈,新郎不喷就不算完。

    但陆尚莹真的要放水,酒喝多了呗。

    “我真的憋尿,你们继续,我马上就回来嘛。”

    放走了莹莹,王蔓主动推倒了刘坚,让他躺陈茗腿上去,由陈茗抓住他双腕,她和娟子一左一右把刘坚拱围。

    这场面是有点剌激了,陈茗看着都有点心跳加速,而当事的王蔓和娟子更不用说。

    但借着酒劲她们胆子真的大了太多。

    王蔓还没忘了气陈茗,“茗儿,要不要我们剥坚子小裤摸给你看呀?嘻嘻。”

    “你个女流氓,爱怎么着,关我什么事呀?”

    “那你就憋着好了,我们伸手进去摸喽,等你有机会摸时,自己感受吧。”

    又是王蔓打头阵,从刘坚大裤衩的裤腿儿处伸手探进去的,这丫头是够胆儿肥的,更喝了酒,没啥可怕的呢。

    刘坚一直控制着不叫自己矗起来,但这方面的控制和控精不同,能运控自如,这个软硬他只能滨州治羊羔疯那家好勉强克制克制,被王蔓钻进来的玉手捏住时,他就克制不了啦。

    嘴里数到五时,小坚子就在撑起了大帐。

    王蔓脸色一变,“哇,根本握不过来,坚子,你真变态呀。”

    刘坚都没脸见人,不管她,继续数数,数到二十五时,换娟子上手的,她和娟子分享了莹莹的十五秒**时间。

    握住小坚子的娟子也同样惊呼,“真牲口啊,赶上我手腕这么粗了,谁受得了呀?”

    听到这话的陈茗都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俩丫头故说这么夸张的吧?

    陈茗倒不担心自己没摸的机会,总有证实她们说法的时候。

    短短四十五个数的时间很快过去,二女还有惊叹,却不管坚子撑起的大帐子了。

    连陈茗看着刘坚的尴尬样子都笑的止不住。

    莹莹回来时,刘坚倒是坐了起来,还抱个枕头在腿上,她就知道怎么回来,但也不能问什么。

    王蔓却趴她耳朵上说些什么,听的莹莹直翻白眼呢。

    这越发把陈茗的好奇心逗弄起来。

    但越是这样,第二把牌还没有幸运站在她这边。

    这次赢的是刘坚和莹莹这对表姐弟,他们拿红A,把王蔓娟子和陈茗打的大败。

    “坚子,姐的时间都给你享受啊,你每人可以摸三十秒,先从王蔓开始,她最骚情啦,陈茗放最后享受。”

    陈茗羞的坐不住,跳下地说我去卫生间。

    莹莹一把没揪住她,“喂,你不许跑了呀。”

    王蔓哂声道:“她跑回矿务局都没用,坚子,你放心啦,姐一会帮你摁着她,你唆两口都没问题,嘻嘻。”

    她这风格,倒是叫刘坚喜欢,这样性情的女孩子,是挺讨喜的那种。

    他摸王蔓时,这丫头媚眼如丝,一付‘你上我都没问题’的骚样,她和陈梅算一个水准的美女了,娟子也差不多,但她个性没王蔓夸张,有点小家碧玉的味儿。

    她们都履行了债务,刘坚在心中各有评价,娟子的只比自己的苏绚那规模稍强一丁点,王蔓的就比较变态,说是小木瓜真不为过,过几年有可能发展进卢静那个样子呢。

    最终是王蔓和娟子去另一间房把陈茗硬押回来的,再有莹莹的帮忙,三个人硬把陈茗摁在炕上,王蔓很不客气的掀了陈茗的T恤,令她的雪耸曝光。

    “让你躲,这是对你的惩罚,哼。”

    助纣为虐的陆尚莹一心搓合陈茗和表弟,不客气的摁着刘坚脑袋往陈茗雪胸上去。

    “表弟,你不吃就傻逼了啊,吃了陈茗就是你的哦。”

    真是彪悍的表姐呀,硬把刘坚脸摁在陈茗胸脯上去,在陈茗尖叫声中,就这样被刘坚‘拱’了。

    而且足足拱了两分钟多,等三女松跑掉,陈茗都羞软了。

    莹莹最后出门的,还临他们关上门,临走只说了一句,“你们俩是不是要发展,我们就不管了啊,陈茗,你要甘心我表弟落在王蔓那贱白菜手里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的。”

    一切发生的太快,陈茗有些明白今天的游戏了,好象是莹莹和王蔓她们策划的,目标就是自己和坚子。

    此时房里只剩下二人,四目相对,一时谁都无语,气氛既暧昧又尴尬。(未完待续。)

    PS:  五千字大章,求推荐票啦。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上一篇: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触即发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下一篇:全能保镖陆天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035章 你们高兴的太早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